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油加热器 无奈说爱油加热器(小说)

html模版无奈说爱(小说)
【导读】我感觉自己的呼吸溘然乱了节奏。于是就放慢了脚步,一颗本来轻松愉悦的心忽然变得胆大妄为起来,仿佛担心惊扰这一幅俏丽的风景画。
在回编辑部的路上,我告诉见习编辑心儿要写一篇反应中学生早恋问题的报导。 学校会让你随便进去采访吗? 心儿不信任。 只有我们诚恳相求,学校也许会批准的。再说写这篇文章对他们学校也是有利益的。 我满怀信心肠说。 我支撑你。 心儿冲我笑了笑。
回到编辑部,模温机品牌排名,我顾不上吃饭,着手写采访方案。心儿给我叫了一份盒饭,上面放了良多的香菜。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香菜呀? 我问她。 谁知道呀?是快餐店里的人放的。 心儿不否认。我对她笑了一下,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心儿看我的馋样似乎很有兴趣,罗唆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托着腮帮子盯着我。 你也来一口? 我对她说。这时,正好被进来的共事听到了,同事认认真真地把我俩看了看说: 这么快就浮上水面了。 心儿脸一红,说: 谁和谁呀。
我把采访方案推给心儿,让她再补充弥补。心儿拿了方案,走到另一张桌子上当真地看起来。我很快就把一份盒饭毁灭清洁了。见我吃好了,心儿把方案还给我,她已经在方案上做了许多的修正。 你感到这个方案可行吗? 我问她。 你很有消息敏理性,但我还是担心学校不会许可。 心儿说。
学校那方面,我还是不担心的,我最担忧的是主编会不会批准我这个采访方案。 要是我的计划被同意了,你和我一起去好吗? 我问心儿。 好啊,但你要在短时间内取得批准,时光长了,我可等不起哦。 心儿俏皮地说。
心儿不时地给我倒茶,还跑到楼下去给我买了一个草莓冰淇淋,看得出她也很愿望去采访。终于赶在放工之前我把方案做好了。
我拿了点货色,筹备回家,临走时,到心儿的办公桌上看了看,只见心儿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我断定的一点都没错,她还在等我。我轻轻地吹了吹她的头发,她醒了,赌气地说: 你欺负我呀! 谁看到我欺负你了,谁看到了? 我笑着告知心儿主编对这个方案很赞美。
不做晚饭咯。 心儿兴奋地站了起来,伸个勤腰说, 你得好好感激我。
我给你买八个鸡腿和五个汉堡,把你吃成胖大嫂。你可别怨我。 我笑嘻嘻地说。心儿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本书砸在我头上,咯咯地笑着。
看着心儿的笑颜回想起与心儿的巧遇:
我所住居的小区临着街道,街道前是一排花坛,花坛前是一排合欢树。在夏天里,合欢树便会开满粉红色的小花,细细密密的,而且飘散着一种浓烈的芬芳。我爱好在这个节令,在清晨穿梭于细叶繁花之间,呼吸蕴含着合欢花香的空气,这让我的身材里一终日都布满活气。
然而,恰是那个同样飞驰在合欢树下的凌晨,改变了我,甚少是转变了我的人生航向。
那一天,晨光微透,我似住常正常衣着白色运动背心,红色运动短裤,白色活动鞋,向这条街跑来。还未进入那片合欢花丛,一道景致就远远地映入我的眼帘。那是一个女孩,背对着我,穿浅粉色吊带背心,白色短裙,白色运动鞋。她的一头乌发被一条浅粉色的发带系住,瀑布普通飘落下来。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忽然乱了节奏。于是就放慢了脚步,一颗原本轻松愉悦的心忽然变得谨小慎微起来,好像担心惊扰这一幅漂亮的风景画。
近了,更近了。就在我认为呼吸吃力的时候,女孩突然转过身来。
那一刻,满树的细叶繁花在晓风中微微耸动,那些渺小的花瓣一根根坠落下来,落在女孩的发际和肩头。女孩皮肤晶莹剔透,眉目秀气,玲珑的鼻翼,微厚的粉唇。深不见底的眼珠里,荡漾着浅浅涟漪,沈阳模温机,那涟漪一直漾进我一双张得大大的眼睛里。
那一刻,女孩微笑了。兴许她并没有笑,也许即便笑也不是冲着我,但在我永恒的记忆里,女孩是笑了,并且笑得月白风清,笑得暗香浮动。一阵风恰在那个时候拂起女孩额前的刘海,那一刻的美,一秒钟已足够,永远定格在我的心中。
而就在那一刻之后,我第二次尝到了年少的相思味道。之后的天天清晨,我比以往更加早,更加用功地到那片合欢树下 晨练 。往往是夜半时候,我从梦中醒来,就开始等候清晨。估摸着学校大门差未几打开了,我便从床上一跃而起,匆仓促地穿衣洗漱之后,还不忘临出门之前,在门后的镜子前,照一下自己的形象。
对本人的形象,我一直以来仍是比拟满意的。男孩不必得长特别美丽和过细,否则就少了男人特有的滋味。就像我,身体及五官的线条恰到好处,可以标注美男,同时也不会让人讥为奶油。
而从那天早上之后,每周我都能 巧遇 女孩一两次。遇见女孩的那一天,必定是我满面东风,举止张扬的一天。而见不到女孩的那天,我便会意情低落,抑郁寡欢。
在几回接触之后,我知道了女孩的名字与人一样美,叫心儿。心儿的父母都是国民银行的职工,而她自己则就在旁边那家有名大学读大三。心儿的美能够用惊人来形容,那美不仅仅出自她完善的脸庞,精致的五官,而是这张脸上吐露出来的一种绝美风情,这种美足以击穿任何一个一般男人的心房。
我第一次与心儿相遇,就被这种力量击中了,那一刻我感觉自头顶迸出一道力气,那气力像雷电一样霎时通过全身,血液凝固,毛孔乍起。
这样相处了一个月之后,我已经铁心塌地爱上了心儿。我已经不情愿每天清晨短暂的相见了,而是想近一步走进这个女孩的世界。
于是,心儿在实习时天经地义的便在我所供职的编辑部。
今年国庆长假的第四天,不用加班,又没有别的事件,一觉睡到上午九点多。吃过饭后,心儿来约我一起出去玩。
今天到哪里玩? 我问心儿。
嗯,我知道一个商场很好,就去那里玩吧! 心儿倡议道。
好,今天所有听你的部署! 我笑着说。
我们来到临沂步行街,不愧为全国十大商业街之一,各种商场,各种商品,目不暇接,包罗万象,真是有钱人的乐园。
就这家! 走了大概十几分钟,来到全部贸易街中最大的商场,也许是因为心儿很少出来逛街的起因,进去后非常的高兴,到处的走着。
走到男士用品专卖柜台,心儿停下了脚步,这里男士用品还真多,从亵服到短裤,从运动衫到西装,应有尽有。我心里想,看样子自己是来对处所了。
阿黎,这件怎么样? 心儿拿着一件红色的衬衫对我说。
不结婚穿那么红干什么! 我说。
那这件呢?这件白色的还可以吧! 最后,心儿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对着我说道。
嗯,好吧! 我切实是不忍心再伤心儿的自尊。
那你还不赶紧去换? 心儿翘着嘴说道。
就一件衬衣你叫我怎么换呀,得,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完我手里拿着刚才的那件衬衣向别的地方走去。
我又选了一身西服就直接进入了换衣室,换好衣服走到镜子前面照了照,转了一个身,翻开门走了出去。
啊! 当我走出更衣室的时候,就听见几声惊叫。本来几个女导购,看见我后的惊呼,她们眼中充斥了 惊艳 ,就好象一个大色狼看见个美女个别。
我没有理睬她们,径直向心儿走去。来到心儿的眼前,看见对方和她身后的几个女导购已经愣在那里了。
我皱了皱眉头,难道不好吗?随意地转了一个身。
怎么了?有什么错误的吗?我感到还可以! 我冲着心儿说。心儿还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睛一闪不闪地盯着我,而站在身后的几个女孩和心儿的表情一样。
怎么啦? 我伸出手在心儿的面前晃了晃。
嗯?你 你方才说什么? 心儿冷不丁一个激灵,俏酡颜红地看着我。
让你回魂! 我听见心儿的话后无可奈何的说,然后回身走到收银台对着红着脸的服务员说道: 就要这一套了,你算算多少钱! 我从几个女孩儿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自己这身还不错,看来真是 人是衣裳,马是鞍 啊!于是,我决议买下来。
听见我谈话,女孩脸红的象秋天的红苹果一样,急忙地接过我手中的单据开端结算起来。
阿黎哥,你太帅了! 刚回过神来的心儿忽然跳到我的身上,双手还在我的脖子后面撒娇,也无论周围人的目光。
行了,小妹妹,你快点儿下来,别把我这身衣服弄脏了,我可是很穷的! 我被对方从天而降的举动吓了一跳,立刻扶住对方攀在自己腰上的身子。
哼,我哪里小了,不就比你小那么几岁吗!再说,你很穷吗? 心儿看见四周许多的人后神色一红,松开了手。
我已经陪完你了,当初你是不是也要陪我逛一会儿呀? 心儿挽着我的胳臂说道。
你很喜欢逛街吗? 我问。
是女孩子就喜欢,陪不陪? 心儿拉着我的胳臂一边摇一边说,撒娇的样子让旁边的路人目瞪口呆。
我陪你还不行吗?你好象没有这个喜好呀! 我奇异地说。
那是你没有留意我,当然不知道了。 心儿嘟着嘴说。
我没有留心你?你一天到晚总跟在我屁股后面,连上厕所都站在门外,你说我留没留意呢! 我没有好气地说。
那是我关怀你,你还不领情?我还不知道你?一天到晚眼睛老是放在那些胸大无脑的女人身上,真恶心! 心儿装出很讨厌的样子。
你的也不小! 我撇了撇嘴小声的说。
你说什么? 心儿瞪着眼睛对我说。
我说快逛吧,要不然就晚上了! 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下去,因为和女人有理也说不清!
哼,这还差不多! 心儿听见我的话后踌躇满志地说道,然后一声娇笑,拉着我的手开始巨大的 长征 !
一直到晚上九点商店关门,我们才打车回到我住的地方。回去以后把大包小包往沙发上随便一扔,跟心儿简略吃了饭后,心儿就跑到楼下去买洗刷用品,而我趁机在浴室泡了一个澡。因为逛了一天街,有一点累,泡着澡时就有些迷糊。
阿黎,你在里面吗? 就在我做着美梦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心儿的声音。
洗澡呢,有什么事? 我晃了晃头冲着门外喊道。
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门外的心儿说道。
有什么好聊的,快回去睡觉吧! 我没有好气的说道,这么大的人还象个孩子似的。不过转瞬一想,在自己心中,确切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小妹妹。
你怎么这么没不忘本?岂非你不什么话要对我说? 心儿的声音再次响起,听声音,她就趴在浴室门外。
咱们这多少天不是始终在一起,今天还陪你逛了一天的街,还有话要说? 我一边从浴缸里站起来一边说道,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衣服还在外面。
胡说!是我陪你逛了一天! 心儿听见我的话后不满的说道。
好了,不早了,你连忙回去吧! 我赶快说道。
难道你真的没有话要和我说?? 听见我的话,心儿又问了起来。
我要和你说的话不是都已说了吗? 我对心儿说道。
你扯谎!你明明有很多话要和我说的,是不是不好心思?是不是想说很想我?嘻嘻,我就知道是这个样子的! 外面的心儿听见我的话后岂但没有活力,反而更加的热忱,双手不停的敲着门,好像想闯进浴室。
我终于晓得什么叫欲哭无泪了,真是拿她没有措施。一想自己全身还没有穿衣服,要是让她看见可不好,当前还不一定怎么着的。转眼看见梳洗台边上挂着一条大浴巾,赶快拿下来围在自己的腰间,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你怎么没有穿衣服! 看见我赤裸着上身,只有下身围着一条浴巾。使原来想闯进去的心儿不好意思的俏脸一红,赶快用手捂住自己的滚烫的脸。
呵呵,还知道不好意思! 我笑着说道,而后向里屋走去。
那你还预备闯进去! 我饶有兴致的看着脸红红的的心儿说道,说瞎话,这个时候的心儿还真挺诱人。
我现在要去换衣服,你要不要看? 我看见心儿把手拿了下去后就又说道,双手放在腰间,准备撤开浴巾。
你耍流氓! 心儿看见我的举措后原本已经红红的脸蛋更加的娇艳,妩媚的看了我一眼后转过身走了出去。
好了,说吧,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我穿上睡衣对一边的心儿说道。
怎么样,工作很忙吗? 心儿转过身来,脱掉鞋子盘腿坐在床上好奇的对我问道。
还行吧,就是有点累! 我拿了两杯可乐,一杯递给心儿,自己打开一杯猛灌。
心儿接过我递过来的可乐后红着脸,眼睛还不断的在我穿戴睡衣的身上瞄着。一想到刚才看见我赤裸上身的样子,俏脸变的更红了。
想什么呢,小色女。 一看见的心儿表情,我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小丫头不大思维到是挺庞杂的,就知道痴心妄想。
你才是色狼呢! 心儿红着俏脸冲着我说道。
好,好!我色,我色。 我笑了笑说道,然后身子一倾,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哎!舒畅!
未来你有什么盘算? 心儿不好意思看我,红着脸说道。这还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在一个床上,虽然什么也没有做,然而心脏却跳个不停。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欲望,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生涯,我想有了一定的资金后自己开公司。 我看着心儿说道。
那 难道就没有什么让你心动的吗? 心儿持续追问道,眼睛一闪不闪的与我对视,盼望从我的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而且许多许多。 我说道这里顿了顿,而心儿却忍不住了: 莫非没有了?细心想想,还有什么最值的你心动的,而且特殊主要的那种!
看把你急的,当然是你了。 我笑着对心儿说道。
那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情感? 心儿拉着我的手转过身来匆忙的问道。
说不准,无话不说的友人?兄妹?还是恋人? 实在,就连我自己也不断定自己与心儿的关系,也许上面这三种情形都有吧,兄妹之情可能更多一点儿。
谁跟你是恋人!臭美! 听见我的话,心儿底本幽怨的脸上登时呈现了红润,露出了小女孩般的娇态,声音娇媚的对我说道。不外看她的样子,似乎只听见我那句话的后两个字,显然她对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两人之间的关系很满足,虽然嘴上却是另一个说法。
对!我们不是恋人,大美女!我怎么能配的上呢!朋友可以了吧? 我那能不知道心儿心里想什么,但是却这样故意对心儿说道,就是想气气她的,我不得不承认,心儿朝气的样子,很美。
我们也不是什么朋友! 听见我的话,原本愉快的心儿却又嘟起了嘴,恶狠狠的看着我,对我的谜底很不满意。
恋人也不是,朋友也不是,那只剩下一个了,兄妹,把你当成我的妹妹了! 我看着心儿说道。
我才不要做你的妹妹! 心儿狠狠的在我的胳臂上掐了一下,不满的说道。
朋友也不是,兄妹也不是,恋人同样不是。那你说什么关联?总不能是生疏人吧? 我没有收回被心儿掐着的手臂,虽然我知道,那个地方一定青了。
你是成心的,你明知道我想做你的女朋友,你的恋人,你的妻子!你是不是故意气我? 心儿一子趴在我的身上说道,双手握成拳头不停的在我的胸口处敲打着,并一个劲的摇着脑袋。
那你刚才还否定? 我捉住心儿拍打着胸口的手对她说道。
你 厌恶! 心儿的手被我一抓,顿时没有了话。
我不想做你的妹妹,只想做你的爱人! 心儿直起身子拉着我的手,认真的说道。我闻声后苦笑的摇了摇头,随即坚持淹没,因为对于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答复。
【义务编辑:可儿】 赞
(散文编纂:可儿)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禁止了弟媳他们不再欺负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期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不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由于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一般人都不敢欺侮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導讀】我感覺自己的呼吸忽然亂瞭節奏。於是就放慢瞭腳步,一顆原本輕松愉悅的心忽然變得战战兢兢起來,似乎擔心驚擾這一幅美麗的風景畫。
在回編輯部的路上,我告訴見習編輯心兒要寫一篇反映中學生早戀問題的報導。 學校會讓你隨意進去采訪嗎? 心兒不相信。 隻要我們誠心相求,學校也許會赞成的。再說寫這篇文章對他們學校也是有好處的。 我滿懷信念地說。 我支持你。 心兒沖我笑瞭笑。
回到編輯部,我顧不上吃飯,著手寫采訪方案。心兒給我叫瞭一份盒飯,上面放瞭很多的香菜。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香菜呀? 我問她。 誰知道呀?是快餐店裡的人放的。 心兒不承認。我對她笑瞭一下,大口大口地吃起來。心兒看我的饞樣似乎很有興致,幹脆在我的對面坐瞭下來,托著腮幫子盯著我。 你也來一口? 我對她說。這時,正好被進來的同事聽到瞭,同事認認真真地把我倆看瞭看說: 這麼快就浮上水面瞭。 心兒臉一紅,說: 誰和誰呀。
我把采訪方案推給心兒,讓她再補充補充。心兒拿瞭方案,走到另一張桌子上認真地看起來。我很快就把一份盒飯消滅幹凈瞭。見我吃好瞭,心兒把方案還給我,她已經在方案上做瞭很多的修改。 你覺得這個方案可行嗎? 我問她。 你很有新聞敏感性,但我還是擔心學校不會答應。 心兒說。
學校那方面,我還是不擔心的,我最擔心的是主編會不會批準我這個采訪方案。 要是我的方案被批準瞭,你和我一起去好嗎? 我問心兒。 好啊,但你要在短時間內獲得批準,時間長瞭,我可等不起哦。 心兒俏皮地說。
心兒不時地給我倒茶,還跑到樓下去給我買瞭一個草莓冰淇淋,看得出她也很希望去采訪。終於趕在下班之前我把方案做好瞭。
我拿瞭點東西,準備回傢,臨走時,到心兒的辦公桌上看瞭看,隻見心兒趴在辦公桌上睡著瞭。我判斷的一點都沒錯,她還在等我。我輕輕地吹瞭吹她的頭發,她醒瞭,生氣地說: 你欺負我呀! 誰看到我欺負你瞭,誰看到瞭? 我笑著告訴心兒主編對這個方案很贊賞。
不做晚飯咯。 心兒高興地站瞭起來,伸個懶腰說, 你得好好感謝我。
我給你買八個雞腿和五個漢堡,把你吃成胖大嫂。你可別怨我。 我笑嘻嘻地說。心兒拿起辦公桌上的一本書砸在我頭上,咯咯地笑著。
看著心兒的笑脸回憶起與心兒的巧遇:
我所住居的小區臨著街道,街道前是一排花壇,花壇前是一排合歡樹。在夏天裡,合歡樹便會開滿粉紅色的小花,細細密密的,而且飄散著一種濃鬱的芳香。我喜歡在這個季節,在清晨穿梭於細葉繁花之間,呼吸蘊含著合歡花香的空氣,這讓我的身體裡一整天都充滿活力。
然而,正是那個同樣飛奔在合歡樹下的清晨,改變瞭我,甚少是改變瞭我的人生航向。
那一天,晨曦微透,我似住常一般穿著白色運動背心,紅色運動短褲,白色運動鞋,向這條街跑來。還未進入那片合歡花叢,一道風景就遠遠地映入我的眼簾。那是一個女孩,背對著我,穿淺粉色吊帶背心,白色短裙,白色運動鞋。她的一頭烏發被一條淺粉色的發帶系住,瀑佈一般飄落下來。
我感覺自己的呼吸忽然亂瞭節奏。於是就放慢瞭腳步,一顆原本輕松愉悅的心忽然變得警惕翼翼起來,似乎擔心驚擾這一幅美麗的風景畫。
近瞭,更近瞭。就在我覺得呼吸吃力的時候,女孩忽然轉過身來。
那一刻,滿樹的細葉繁花在晨風中輕輕聳動,那些細小的花瓣一根根墜落下來,落在女孩的發際和肩頭。女孩皮膚晶瑩剔透,眉目清秀,小巧的鼻翼,微厚的粉唇。深不見底的眸子裡,蕩漾著淺淺漣漪,那漣漪一直漾進我一雙張得大大的眼睛裡。
那一刻,女孩淺笑瞭。也許她並沒有笑,也許即使笑也不是沖著我,但在我永远的記憶裡,女孩是笑瞭,並且笑得清風明月,笑得暗香浮動。一陣風恰在那個時候拂起女孩額前的劉海,那一刻的美,一秒鐘已足夠,永遠定格在我的心中。
而就在那一刻之後,我第二次嘗到瞭年少的相思滋味。之後的每天清晨,我比以往更加早,更加用功地到那片合歡樹下 晨練 。往往是夜半時分,我從夢中醒來,就開始等待清晨。估摸著學校大門差不多打開瞭,我便從床上一躍而起,急忙地穿衣洗漱之後,還不忘臨出門之前,在門後的鏡子前,照一下自己的形象。
對於自己的形象,我一直以來還是比較滿意的。男孩不用得長特別英俊和細致,否則就少瞭男人特有的味道。就像我,身體及五官的線條恰到好處,可以標註美男,同時也不會讓人譏為奶油。
而從那天早上之後,每周我都能 巧遇 女孩一兩次。遇見女孩的那一天,一定是我滿面春風,舉止張揚的一天。而見不到女孩的那天,我便會心境低落,抑鬱寡歡。
在幾次接觸之後,我知道瞭女孩的名字與人一樣美,叫心兒。心兒的父母都是人民銀行的職工,而她本人則就在旁邊那傢著名大學讀大三。心兒的美可以用驚人來形容,那美不僅僅出自她完美的臉龐,精巧的五官,而是這張臉上流露出來的一種絕美風情,這種美足以擊穿任何一個普通男人的心房。
我第一次與心兒相遇,永州电加热导热油炉,就被這種力量擊中瞭,那一刻我感覺自頭頂迸出一道力量,那力量像雷電一樣瞬間通過全身,血液凝固,毛孔乍起。
這樣相處瞭一個月之後,我已經逝世心塌地愛上瞭心兒。我已經不甘心每天清晨短暫的相見瞭,而是想近一步走進這個女孩的世界。
於是,心兒在實習時理所當然的便在我所供職的編輯部。
今年國慶長假的第四天,不用加班,又沒有別的事情,一覺睡到上午九點多。吃過飯後,心兒來約我一起出去玩。
今天到哪裡玩? 我問心兒。
嗯,我知道一個商場很好,就去那裡玩吧! 心兒建議道。
好,今天一切聽你的支配! 我笑著說。
我們來到臨沂步行街,不愧為全國十大商業街之一,各種商場,各種商品,琳瑯滿目,應有盡有,真是有錢人的樂園。
就這傢! 走瞭大約十幾分鐘,來到整個商業街中最大的商場,也許是因為心兒很少出來逛街的原因,進去後十分的興奮,到處的走著。
走到男士用品專賣櫃臺,心兒停下瞭腳步,這裡男士用品還真多,從內衣到短褲,從運動衫到西裝,應有盡有。我心裡想,看樣子自己是來對地方瞭。
阿黎,這件怎麼樣? 心兒拿著一件紅色的襯衫對我說。
不結婚穿那麼紅幹什麼! 我說。
那這件呢?這件白色的還可以吧! 最後,心兒拿瞭一件白色的襯衣對著我說道。
嗯,好吧! 我實在是不忍心再傷心兒的自尊。
那你還不趕快去換? 心兒翹著嘴說道。
就一件襯衣你叫我怎麼換呀,得,還是我自己來吧! 說完我手裡拿著剛才的那件襯衣向別的地方走去。
我又選瞭一身西服就直接進入瞭換衣室,換好衣服走到鏡子前面照瞭照,轉瞭一個身,打開門走瞭出去。
啊! 當我走出更衣室的時候,就聽見幾聲驚叫。原來幾個女導購,看見我後的驚呼,她們眼中充滿瞭 驚艷 ,就好象一個大色狼看見個美女一般。
我沒有理會她們,徑直向心兒走去。來到心兒的面前,看見對方和她身後的幾個女導購已經愣在那裡瞭。
我皺瞭皺眉頭,難道不好嗎?隨便地轉瞭一個身。
怎麼瞭?有什麼不對的嗎?我感覺還可以! 我沖著心兒說。心兒還是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睛一閃不閃地盯著我,而站在身後的幾個女孩和心兒的表情一樣。
怎麼啦? 我伸出手在心兒的眼前晃瞭晃。
嗯?你 你剛才說什麼? 心兒冷不丁一個激靈,俏臉紅紅地看著我。
讓你回魂! 我聽見心兒的話後無可奈何的說,然後轉身走到收銀臺對著紅著臉的服務員說道: 就要這一套瞭,你算算多少錢! 我從幾個女孩兒的表情中就可以看出自己這身還不錯,看來真是 人是衣裳,馬是鞍 啊!於是,我決定買下來。
聽見我說話,女孩臉紅的象秋天的紅蘋果一樣,慌忙地接過我手中的單據開始結算起來。
阿黎哥,你太帥瞭! 剛剛回過神來的心兒突然跳到我的身上,雙手還在我的脖子後面撒嬌,也不管周圍人的眼力。
行瞭,小妹妹,你快點兒下來,別把我這身衣服弄臟瞭,我可是很窮的! 我被對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瞭一跳,連忙扶住對方攀在自己腰上的身子。
哼,我哪裡小瞭,不就比你小那麼幾歲嗎!再說,你很窮嗎? 心兒看見周圍許多的人後臉色一紅,松開瞭手。
我已經陪完你瞭,現在你是不是也要陪我逛一會兒呀? 心兒挽著我的胳臂說道。
你很喜歡逛街嗎? 我問。
是女孩子就喜歡,陪不陪? 心兒拉著我的胳臂一邊搖一邊說,撒嬌的樣子讓旁邊的路人目瞪口呆。
我陪你還不行嗎?你好象沒有這個愛好呀! 我奇怪地說。
那是你沒有留心我,當然不知道瞭。 心兒嘟著嘴說。
我沒有留意你?你一天到晚總跟在我屁股後面,連上廁所都站在門外,你說我留沒留意呢! 我沒有好氣地說。
那是我關心你,你還不領情?我還不知道你?一天到晚眼睛總是放在那些胸大無腦的女人身上,真惡心! 心兒裝出很厭惡的樣子。
你的也不小! 我撇瞭撇嘴小聲的說。
你說什麼? 心兒瞪著眼睛對我說。
我說快逛吧,要不然就晚上瞭! 我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再糾纏下去,因為和女人有理也說不清!
哼,這還差不多! 心兒聽見我的話後趾高氣揚地說道,然後一聲嬌笑,拉著我的手開始偉大的 長征 !
一直到晚上九點商店關門,我們才打車回到我住的地方。回去以後把大包小包往沙發上隨便一扔,和心兒簡單吃瞭飯後,心兒就跑到樓下去買洗刷用品,而我趁機在浴室泡瞭一個澡。由於逛瞭一天街,有一點累,泡著澡時就有些迷糊。
阿黎,你在裡面嗎? 就在我做著美夢的時候,門外響起瞭心兒的聲音。
洗澡呢,有什麼事? 我晃瞭晃頭沖著門外喊道。
沒什麼事,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門外的心兒說道。
有什麼好聊的,快回去睡覺吧! 我沒有好氣的說道,這麼大的人還象個孩子似的。不過轉眼一想,在自己心中,確實把她當成瞭自己的小妹妹。
你怎麼這麼沒有良心?難道你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 心兒的聲音再次響起,聽聲音,她就趴在浴室門外。
我們這幾天不是一直在一起,今天還陪你逛瞭一天的街,還有話要說? 我一邊從浴缸裡站起來一邊說道,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衣服還在外面。
胡說!是我陪你逛瞭一天! 心兒聽見我的話後不滿的說道。
好瞭,不早瞭,你趕緊回去吧! 我趕緊說道。
難道你真的沒有話要和我說?? 聽見我的話,心兒又問瞭起來。
我要和你說的話不是都已說瞭嗎? 我對心兒說道。
你撒謊!你明明有許多話要和我說的,是不是不好意思?是不是想說很想我?嘻嘻,我就知道是這個樣子的! 外面的心兒聽見我的話後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更加的熱情,雙手不停的敲著門,似乎想闖進浴室。
我終於知道什麼叫欲哭無淚瞭,真是拿她沒有辦法。一想自己全身還沒有穿衣服,要是讓她看見可不好,以後還不一定怎麼著的。轉眼看見梳洗臺邊上掛著一條大浴巾,趕緊拿下來圍在自己的腰間,然後打開門走瞭出去。
你怎麼沒有穿衣服! 看見我赤裸著上身,隻有下身圍著一條浴巾。使本來想闖進去的心兒不好意思的俏臉一紅,趕緊用手捂住自己的滾燙的臉。
呵呵,還知道不好意思! 我笑著說道,然後向裡屋走去。
那你還準備闖進去! 我饒有興趣的看著臉紅紅的的心兒說道,說實話,這個時候的心兒還真挺誘人。
我現在要去換衣服,你要不要看? 我看見心兒把手拿瞭下去後就又說道,雙手放在腰間,準備撤開浴巾。
你耍流氓! 心兒看見我的舉動後原本已經紅紅的臉蛋更加的嬌艷,嫵媚的看瞭我一眼後轉過身走瞭出去。
好瞭,說吧,有什麼要對我說的? 我穿上睡衣對一邊的心兒說道。
怎麼樣,工作很忙嗎? 心兒轉過身來,脫掉鞋子盤腿坐在床上好奇的對我問道。
還行吧,就是有點累! 我拿瞭兩杯可樂,一杯遞給心兒,自己打開一杯猛灌。
心兒接過我遞過來的可樂後紅著臉,眼睛還不時的在我穿著睡衣的身上瞄著。一想到剛才看見我赤裸上身的樣子,俏臉變的更紅瞭。
想什麼呢,小色女。 一看見的心兒表情,我就知道她在想什麼。小丫頭不大思惟到是挺復雜的,就知道胡思亂想。
你才是色狼呢! 心兒紅著俏臉沖著我說道。
好,好!我色,我色。 我笑瞭笑說道,然後身子一傾,一下子倒在瞭床上。哎!舒服!
將來你有什麼打算? 心兒不好意思看我,紅著臉說道。這還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在一個床上,雖然什麼也沒有做,但是心臟卻跳個不停。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願望,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生活,我想有瞭一定的資金後自己開公司。 我看著心兒說道。
那 難道就沒有什麼讓你心動的嗎? 心兒繼續追問道,眼睛一閃不閃的與我對視,生机從我的嘴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有!而且許多許多。 我說道這裡頓瞭頓,而心兒卻忍不住瞭: 難道沒有瞭?仔細想想,還有什麼最值的你心動的,而且特別重要的那種!
看把你急的,當然是你瞭。 我笑著對心兒說道。
那你對我是什麼樣的感情? 心兒拉著我的手轉過身來急忙的問道。
說不準,無話不說的朋友?兄妹?還是戀人? 其實,就連我自己也不確定自己與心兒的關系,也許上面這三種情況都有吧,兄妹之情可能更多一點兒。
誰跟你是戀人!臭美! 聽見我的話,心兒原本幽怨的臉上頓時出現瞭紅潤,露出瞭小女孩般的嬌態,聲音嬌媚的對我說道。不過看她的樣子,似乎隻聽見我那句話的後兩個字,顯然她對用這兩個字來形容兩人之間的關系很滿意,雖然嘴上卻是另一個說法。
對!我們不是戀人,大美女!我怎麼能配的上呢!朋友可以瞭吧? 我那能不知道心兒心裡想什麼,但是卻這樣故意對心兒說道,就是想氣氣她的,我不得不承認,心兒生氣的樣子,很美。
我們也不是什麼朋友! 聽見我的話,原本高興的心兒卻又嘟起瞭嘴,惡狠狠的看著我,對我的答案很不滿意。
戀人也不是,朋友也不是,那隻剩下一個瞭,兄妹,把你當成我的妹妹瞭! 我看著心兒說道。
我才不要做你的妹妹! 心兒狠狠的在我的胳臂上掐瞭一下,不滿的說道。
朋友也不是,兄妹也不是,戀人同樣不是。那你說什麼關系?總不能是陌生人吧? 我沒有收回被心兒掐著的手臂,雖然我知道,那個地方一定青瞭。
你是故意的,你明知道我想做你的女朋友,你的戀人,你的妻子!你是不是故意氣我? 心兒一子趴在我的身上說道,雙手握成拳頭不停的在我的胸口處敲打著,並一個勁的搖著腦袋。
那你剛才還否認? 我抓住心兒拍打著胸口的手對她說道。
你 討厭! 心兒的手被我一抓,頓時沒有瞭話。
我不想做你的妹妹,隻想做你的愛人! 心兒直起身子拉著我的手,認真的說道。我聽見後苦笑的搖瞭搖頭,隨即保持沉沒,因為關於這個問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責任編輯:可兒】 贊
(散文編輯:可兒)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阻拦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待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管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一般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电加热油炉,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黎明之太阳
  
   含羞草、玫瑰、玉兰、苦菊 女人的蜕变总是
  
   有机热载体炉 短篇小
  
   惊艳了 时光 ;有一些花开偷偷学了点b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