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荆门导热油电加热炉 导热油加热器价钱落云栖

html模版落云栖
  楔子
一段超越世俗与身份的爱情,一生注定没有成果与幸福的守候,但他们依然爱的无怨无悔。
他为他宁肯负天下,也不负他;他为他情愿血溅沙场,也要替他守住万里河山,让他坐拥天下看云起;她为他宁愿舍去自由,纵然不会有幸福,她亦要在那寂寞清冷的皇宫里守候一生。
原本恋情的世界里容不下一粒尘沙,但他们的爱却是为了成全,包容、理解、等待、守候 千万个孤灯清冷的夜晚,终只换来一堆尘沙。
落云山乱风尘起,血溅桃花书成灰。
且看山河烟如画,一叶江水逝桃花。
倾尽天下两心泪,十年花墓葬天涯!
一、风尘起
辰晋续永三年三月,边境传来战事的消息,恳求朝廷派军增援,登时朝野上下谈论纷纭,立于庙堂之人个个都神色异样地你望着我,我望着你。
坐在龙椅上的南宫明叶面色凝重地看着殿下的百官说道: 各位爱卿有何对策? 。
丞相李廷思站出来道: 启禀皇上,云州与莫州相距不远,可以近水救急,微臣以为将驻守云州的薛严将军调往莫州救援 。
兵部尚书史云闻言即刻反对道: 皇上,李丞相虽言之有理,却不是万全之策,虽说云州与莫州相隔不远,可以近水解渴,但梁国一直对云州虎视眈眈,倘若草率调走云州兵力,梁国势必会趁虚而入,夺占云州,我们不可顾此失彼啊。
史爱卿所言极是,云州与莫州对我们辰晋国来讲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万不可失,只是我朝应派谁去救援可保十拿九稳 南宫明叶脸上挂着多少丝困惑。
要是顾将军
皇上,臣愿前往莫州。 一个慎重如山的声音从殿别传来,朝堂上所有的人都听见转头,面色惊喜地看着一身白衣的男子,白衣上染了一层灰,很显然男子是风尘仆仆地从远方赶来。
南宫明叶看到走向自己的白衣男子,脸上微微惊诧,沉思了片刻道: 青尘,你 。
皇上,青尘说过,即使我分开了朝堂,远在天涯,只要国家有难,我都会快马加鞭赶回来,由于
顾青尘若有所思地看了南宫明叶片刻又道: 这是我顾青尘一生的使命与义务 。
南宫明叶眼中闪过几丝哀伤,朝堂上的官员都因顾青尘的呈现而惊喜,大家都在猜想三年前杳无消息的百战将军为何今日突然涌现,还如此及时?
但没有人知道三年前顾青尘为何失踪,而一直谢绝选秀的南宫明叶竟在顾青尘失落后大选秀女,还封了一位贵妃,夜夜笙歌宠溺。一直深情厚谊、如影随行的他们到底产生了什么事?这对他们之外的所有人来讲简直是个鲜为人知的谜。
皇宫里有一处世外桃源,被取名碧水源,那里有一条静静流淌的河流,河两岸种满了桃花,每到阳春三月,桃花盛开之季,两个如期而至的人儿都携着两坛兰陵醉,在月色花下畅饮,直到喝的七分醉,两人开始一个弹琴,一个舞剑,在这片安静的景色下宛如两缕清风,自由、飘逸。曾经那两抹绝色风华、俊雅出尘的身影在这里写下了多少故事,熟知?
今夜无花无月,碧水源的小楼中点着两盏散着淡淡幽光的灯火,有些凄冷的景色中引入两抹身影,一个紫衣束身、风度卓然,一个白衣飘逸、出尘脱俗,他们为这片冷色染上了几丝色彩。
青尘,你不该回来。 紫衣男子的眼眸中染尽了哀伤。
我之前说过,这是我一生的使命与责任。 顾青尘淡淡语气中带着几分疏离。
青尘,岂非我们就不能回到
顾青尘没等南宫明叶把话说完便道: 回不去了 明叶,如今你是君,我是臣,这是摆脱不了的事实,你背负着国度的运气,而我也有自己应该承当的责任 。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之距离的不仅仅是世俗,还有一生无奈解脱的身份。 南宫明叶的声音中带着几丝凄凉与落寞。
因为 那就是咱们的命。
呵呵,什么是命?我堂堂一国之君竟连自己的命都把握不了,有爱不能爱,想恨却又无法恨,且悲且叹!
明叶,不要忘了明清走时说的话,世间有爱,而我们就是爱的使者,我们要把自己的爱放大,放到千千万万的百姓身上,他们的幸福就是我们爱的最好见证。
顾青尘见南宫明叶不语,又继承念道: 过不了几日,这里的桃花就开了,我便要带兵出征 。
何必急着走?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南宫明叶悲叹道。
顾青尘沉默不语,一双云淡风轻的眼眸中只有绝然。
青尘,若你执意要走,我便等你,一年、十年、二十年 我纵然负天下,也不会负了你。 南宫明叶亦然执着。
你这是何苦呢!此生能为你守这万里河山,我已知足。
你......
南宫明叶心中纵有千言万语,但看到那双云淡风轻、清明了然的瞳牟时,他腹中的缱绻情思只能化作一江春水,中流砥柱。他明晓自己一生的责任,也知晓青尘为他为国的决心,只是他心有不甘,江山如画、美人多娇,君临天下、傲视大众,一国之君是何其风光,可谁有明确 高处不胜寒 的无奈?
一阵冷风过境,三更细雨飘零,悄然在他心底揭起一片冰冷,明明是烟花三月,为何比寒冬还要冷!
明叶,对不起 别恨我
南宫明叶两眼错综复杂地看着那抹消失在雨中的白影,欣然呢喃道: 青尘,你到底是有心还是无心?
二、战火燎
南城门前,阵容尊严,十万兵马,戎装待发,气如洪流,长驱直入,在顾青尘的率领下,将士们的脸上都充斥了百战百胜的信心。谁都不曾想到桃花树下那抹白衣出尘,剑舞游龙的男子竟是如今一身威武、战无不殆的战神将军 顾青尘。
青尘,非今日走不可吗? 南宫明叶的神色中透着一丝挽留。
非走不可,若能早到一天,莫州兵士和百姓就会少受一天苦,明叶,相信我,我定会还你一个完整河山。
我只要你还我一个完好无损的顾青尘。
一定
击掌为约,我在皇城等你归来。
两个绝世风华、威风天下的男子在此击掌、握手、言笑,彷如这片天地除了他们再也容不下一粒尘沙。多年后,世人再想起此时此景,不禁感慨惋惜,岁月枯荣一瞬间,一世沧桑祭无言。
讲演将军,前线急报:落云山莫州城,敌军兵临城下,号角连天,战火四起,百姓到处逃亡,将士伤亡惨重
各位将士听令,即刻起程,前赴莫州。 顾青尘的语气透着兵临天下、不可侵占的森严气概。
第二年三月,碧水源的桃花已开,好像今年的桃花开得比去年的早。一位紫衣束身的男子悠然坐在树下轻抚着琴弦,被风飘零的花瓣轻然而落,萧瑟冷调的旋律伴着桃花飞絮的舞姿缓缓溢出,看似如画丹青的美景却透着无穷寂寥。
凉风寒木,木花逐尘飞;观楼城,亭空空如子虚。冷烛幽伤,觞中酒残褪;夜独酌,痴如醉,醉如空......
南宫明叶静静地看着眼前那支素雅出尘的桃花呢喃道: 青尘,你还好吗?
落云山莫州城上,顾青尘一身玄青色战袍林立在风中,他一脸忧色地看着因战役损坏的城郭,四处匆匆逃去的百姓,一栋栋空荡的房屋显得有些没落,莫河边的桃花被吹落一地,地上还残留着一些混乱的足迹。
明叶,到明年桃花盛开之际,我定还你一个安定、繁荣的莫州。
顾青尘突然又想起临别时南宫明叶的话:我只有你还我一个完好无损的顾青尘。
顾青尘的脸上嵌着几丝若如春风般的笑意......
顾将军,我们这一战打得真是英俊,打的那南国虾兵屁股尿流,落荒而逃。 突然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走上开,一脸胡须,眉间透着几分豪气,全部人显得有些傲然,尤其是那张脸上掩不住的得瑟之意。
叶副将,我们万不可轻敌,虽说敌兵已退到百里之外,但他们随时可能前来偷袭,我们不得不做好防备之策,以不变应万变。
叶峰有些不服道: 将军所言甚是。
南宫明叶静静地坐在御书房内,当真地批阅着奏章,旁边的素衣女子轻轻走到龙案前换掉那杯已凉的茶水。
南宫明叶微微仰头看着照旧站在旁边的女子说道: 临萱,去休息吧。
明叶,我准许过青尘一定要好好照料你。 女子淡然的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容拒绝。
临萱,你仍是离开皇宫吧,我不希望你做一只笼中金丝雀,外面那片天空才是你的江湖,你的人生。
你对青尘的心就如我对你的心,既然当初我允许了做你的妃子,就会决然走下去,直到你不需要我的那一天。 女子说完便转身而去。
你这又是何苦,明知道我给不了你幸福 .
一位太监踏着零碎的快步,双手呈着信函跪在龙案下抬头道: 皇上,莫州传来消息。
快呈上来。
南宫明叶打开信函,几个笔走龙蛇般的笔迹深深印在纸上,他脸上淡出一道轻然的笑,心中那道紧绷的玄终于松了下来。南宫明叶轻轻闭上双眼,心中仍然回荡着那几个字: 一切安好,勿念 。
三、征尘难
将军,不好了,不好了
夜半时候,突然一个满身鲜血的士兵闯入顾青尘的帐篷,顾青尘放下手中的书,连忙扶起欲倒下的士兵急切地问道: 发生什么事了?
南国派来一队士兵前来偷袭,试图销毁我们的粮仓,叶副将他带了三千兵马前去追击,结果 结果全军覆没,叶副将也被敌军掳去。 士兵说完便昏厥从前,顾青尘连战甲都来不及穿,拿着随身携带的剑就往火线跑去。
天下着蒙蒙细雨,淋漓的路上洒满了鲜血,士兵们抬着伤员来往返回不知跑了多少遍,肃杀血腥的气息在这时空无声无息地漫延,一夜之间,将士们的脸上都铺满一层发愁与哀伤,一双双疲乏的双眸透着红红的血丝。
将军,将士们伤亡极其惨重,而我们的粮草也被毁了三分之一,恐怕要加急,要求支援。
我知道了,你先去支配士兵休息一阵,养足精神凑合下一场战事。
是。
御书房内,南宫明叶依旧专一地批阅奏章,素衣女子手执一本史书,悄悄地坐在离龙案较远的角落,两眼余光时不断地瞟向龙案前的南宫明叶。
皇上,顾将军传来急报。
南宫明叶闻言连忙跑下龙案,扯过信函翻开,当他看到内容时手不禁颤抖,楚临萱看到一脸苍白的南宫明叶,连忙从他手中拿过信函。
楚临萱的眼中铺着一层忧色: 明叶,让我去吧?
临萱,你守在皇城,我要亲临莫州,还有 不要让人知道。
你是一国之君,万万不可冒然而去,万一有什么事情,我怎么向天下黎民百姓交代。
放心,我自有分寸。 南宫明叶说完便转身而走。
楚临萱怅然若失地望着那抹消失的背影,明叶,本来你心里除了他再也容不下一粒尘沙,女子眼中的一滴水珠悄然散落在地上。
顾青尘神色凝重地看着矮桌上的那幅舆图,好似在研究什么,又在担心什么。
将军,史大人传来消息,粮草、兵马或许三天后到。
易天看了看顾青尘,冥思了片刻又道: 我们还收到一个消息,皇上他
还没等易天把话说完,顾青尘便道: 你们暗中好好维护皇上,不容一点闪失 。
易天和一旁沉默的离影点了摇头便消失的夜色中。易天和离影本是南宫明叶的影卫,专掩护皇上的安全,但出征时南宫明叶硬要顾青尘带着两人,顾青尘当时没有拒绝,就是斟酌到有这么一天,不想如今还真派上了用处。
顾青尘有些无奈地看着一身沾满尘土的南宫明叶道: 你到底还是来了
青尘,跟我回去。
你明知不可能,又何必要说

明叶,如今你也看到我一切安全,你赶紧回去,国不可一日无君。
我不会走,我要与你并肩作战,共同击退敌军。
此时局势危殆,难以破局,我万不可让你冒险。国有君,则国存,易天、离影,誓死也要把陛下护送回都。
易天与离影会心地点了拍板: 陛下,请随我们回去 。
青尘 ..
顾青尘细细地看了南宫明叶一眼,他脸上挂着一丝微笑,犹若一缕东风,飘逸、出尘。
明叶,保重。 顾青尘说完便越上坐骑策马扬鞭而去。
远处高楼上,传来几许箫声,音律婉转悲凉,随同着孤寂烟沙在这片天涯蔓延:
出鞘剑,杀气荡,风起无月的战场,千军万马单身闯,一身是胆好儿郎。
儿女情,前世账,你的笑,活着怎么忘,美人泪,断人肠。这能取人命是胭脂烫。
诀别诗,两三行,写在三月春雨的路上,若还能打着伞走在你的身旁。
诀别诗,两三行,谁来我黄泉路上唱,若我能死在你身旁,也不枉来人世走这趟!
层层风沙翻起,隐约了远去的那抹英姿,此时落云山燃起了阵阵烽火,号角连天的声音响彻天际,南宫明叶静静地看着飘落一地的花瓣,眼中染尽了无限的哀愁。
他似乎又回到了四年前,他亦如此毅然离去,眼神中除了那抹淡然、明净的笑意外,没有一丝留念,当初他放他离开是想让他幸福,只是南宫明叶没想到他还会回来,本已冰冷的心再次因他而融化,他不知道这次任他离开,是对,还是错?
但他知道,青尘纵横沙场、击退敌军的信心堪比磐石还要坚挺,因为他曾说过: 这是他一生的责任和使命 ,所以他尊重他的决定,即便他不会接受他,他亦会等,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直到落入黄土的那一天。
四、离人泪
续永四年寒冬,大雪飘飘,天地间铺设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紫衣男子抱着七色弦琴踏上碧水源的楼阁,无边无际的白色,让人莫衷一是的茫然,寒风断断续续地吹着,偶然划过他身旁,将携带的雪花微微搁在他身上。
南宫明叶静静地坐在楼阁前,苗条雪白的双手轻抚在七色琴弦上,一弯婉转婉转的旋律划破这片景色的寂寥,雪花在音律的带动下飘动的越发高昂,音律高低起伏不定,起初像一条缓缓流动的溪水,接着又像一片波澜翻腾的浪潮,最后缓缓落入平静的湖水。
楼角余辉,人影斑驳垂;风萧瑟,兴衰乱书成灰;冷箭战火,几许琴声起;听马蹄,血溅,楚歌悲兮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立刻催。醉卧疆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南宫明叶轻轻低吟着,他心中有说不出的酸痛与无奈,自从战斗多无情,更是苦了多少思卿之人。
青尘,你还好吗?
明叶,明叶 突然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南宫明叶微微抬头,神色愁闷地看着向自己跑来的青衣女子。
临萱,你怎么会来这里?
女子停下脚步,右手捂着胸口喘息道: 莫州 莫州传来消息,战事大捷 。
南宫明叶闻言,连忙侧身消失在这片白茫茫的景色之中,女子有些脚步不稳地踏着他的脚印而行。
御书房内兵部尚书史云和副将叶峰神色凝重地跪在地上,当他们看到一身紫衣的南宫明叶走进来时,心中不禁颤抖,他们互相望了彼此,好似在想该如何向皇上禀报此事。
南宫明叶神色喜悦地坐在龙案上道: 莫州战事告捷,两位爱卿辛苦了,快快请起。
史云微微转头看了看一旁脸色发青的叶峰,又低头道: 皇上,这
史爱卿有话,不妨直说。
皇上,战事虽大捷,但是 但是
南宫明叶微皱眉头道: 但是什么,有话快说。

还没等史云把话说完,叶峰立刻从怀中拿出一封信函,双手将信函呈递到南宫明叶面前,声音有些微颤道: 皇上,这是顾将军让卑职呈给您的书信。
南宫明叶神色有些不悦地接过信,冷冷地说道: 顾青尘是不是单独跑了?
皇上,顾将军他 他
他怎么了?快说。
皇上,当时我们打了胜仗,本认为敌军就此作罢,谁知 谁知突然而来的三支箭直穿顾将军的胸膛,霎时大风四起、黄沙满天,待风少过后,就没了顾将军的身影,等我们找到顾将军时,那已是半个月后,我们看到除了将军那身玄青色的战袍和随身佩带的剑外,剩下的只有一堆白骨。 叶峰不禁涕零而语。
南宫明叶扯着叶峰胸前的衣服大声吼道: 不可能 不可能 你告知我这不是真的。
皇上,节哀顺变吧,顾将军他 真的走了。
异端邪说,你们给我滚,滚
史云与叶峰连忙从地上爬起交往外跑去,刚出御书房便遇到楚临萱,史云纵横泪流道: 娘娘,上海高温模温机,你快去劝劝皇上吧,顾将军他 哎 天意弄人啊!
史尚书放心,我定会好好劝皇上,只是顾将军的遗体?
娘娘请放心,老臣会好好照看将军的。
就劳烦史尚书与叶副将了。 楚临萱说完便踏进御书房内。
南宫明叶两眼无神地看着龙案上的那封书信,一双幽深的瞳眸中透着丝丝银光。楚临萱轻轻走到他身旁,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悄悄地陪着他,她知道此时的他需要的并不是安慰,而是有个人默默陪着他。
知不觉已是第二天清晨,南宫明叶仍旧毫无神色地坐在那里,楚临萱为他简单地洗漱一番,又将已凉的饭菜换过。
明叶,你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货色,好歹也吃一点吧,若如青尘知道你如此,他亦会伤心的。
南宫明叶转头看着楚临萱,双手牢牢地握着她的右手道: 青尘,他不死对错误?他许可过我,定会还我一个完好无损的顾青尘。
南宫明叶说完便往碧水源跑去,楚临萱看着那抹哀伤、憔悴的身影,她的心像是扎了一根刺,痛的无法呼吸,没有人知道她的心中流了多少泪。
爱上不该爱的人注定是一场悲剧,但他们都爱的执着,爱的无怨无悔,实在他们的爱都很简略,只希望对方能安然、幸福,可事实从未如此简单过,不仅打碎了他们那颗耻辱软弱的心,还搁浅了他们所有的盼望。
到最后爱情欠下的债,又由谁来还?爱情造成的伤,又有谁来治愈?
五、人如烟
辰晋国上下并没有因为战事告捷而喜,反而被一片凄冷与忧郁死死地覆盖着。顾青尘乃是辰晋国赫赫有名的战神,民间百姓对他的传颂更是一段段佳话。然后他的逝去无疑是辰晋国的一大丧失,他为国就义的消息也很快传播到民间,百姓们都为他的逝去而痛哭不止,特意衣着丧服跪在地上拜祭。
有国才有家,有家才有温温暖爱,他用自己的鲜血保住了千千万万个家,守护了世间的爱,在辰晋国千千万万的百姓心中,他就是他们的守护神,民间百姓为了永远牢记他,特意在莫州建了一个庙宇,还为他做了雕像。
不知是因世人的行动激动了上天,还是上天知晓世人的哀伤,竟也随着 流泪 。
飞絮的雪花中夹着绵绵细雨,好似原本北国景色的景色变得有些寂寥,天涯灰暗的乌云胡作非为地游走着,俨然是在寻找自己的归宿。
整整三天三夜,都不见南宫明叶的人影,而顾青尘的遗骸依旧放在灵堂里,朝中的大臣都轮流守着,顾青尘虽是辰晋国将军,却没有亲人。十年前顾青尘、南宫明叶、南宫明清三人都在落云山拜师学艺,三人同出一师门,感情也颇为深挚,却不料四年前南宫明清突然病逝,辰晋国的重任就落到南宫明叶身上,顾青尘与南宫明叶原筹备等南宫明清登基后就游走江湖、笑傲世间的幻想也因此幻灭。
南宫明清知晓南宫明叶对顾青尘的感情,而顾青尘也从未拒绝过,他本想成全他们,却也不料自己会这么快躺在病床,他也知晓南宫明叶的个性,爱了就不罢休,即使是违反世俗,被世人唾骂,他亦会执着到底。但南宫皇家也只有他们两条血脉,为了辰晋国他不得不自私,所以在他临走前,他向顾青尘要了一个承诺: 誓死你都是臣,他是君 。顾青尘也因此许诺离开了南宫明叶,而之前他本就是辰晋国将军,保家卫国亦是他的责任,所以他情愿赔上自己的性命,也要给南宫明叶一个完整的河山。
第四日清晨,雨雪终于停歇了,淡淡的霞光与悠悠的白云在天边画出一道漂亮的景致。
南宫明叶一身白衣静静地站在城墙上,神色安静地望着天边,一双墨黑深邃的眸子里看不出是悲是喜,风轻轻撩起他耳边的发丝,一张俊美如玉的脸浮现在淡淡的阳光下。风景如此美好,人却如此寂寥。
第五日,南宫明叶下旨厚葬顾青尘,将他的墓立于落云山迟暮涯,因为那里是他们曾经相识的地方。
南宫明叶一直没有去看顾青尘,在他的心中,他仍旧相信他还活着,所以他要等,等到他回来的那一天!
六、信中泪
人不知鬼不觉岁月又转了三年,三年后的南宫明叶更加成熟庄重,辰晋国在他的励精图治下更加人寿年丰,百姓安居乐业,而更让人赞叹的是,他竟只用了三年的时光就将南国与梁国收于辰晋国的幅员之下。
续永七年三月,辰晋国的第一个皇子来临,取名为南宫翌。
续永十四年三月,国主南宫明叶封楚临萱为皇后,立其七岁的儿子南宫翌为太子。
御书房内,南宫明叶坐在龙案旁认真地批阅着奏章,旁边一位素衣女子拿着纸扇为他扇着,突然南宫明叶转头看着素衣女子道: 临萱,除了身份和地位,我却无法给你什么,这么多年来,你一直默默陪在我身边,作为你的丈夫,我却没有尽过一天做丈夫的责任,还让你受了许多苦,真是对不起。 南宫明叶的眼神中透着深深的愧疚与歉意。素衣女子淡然笑道: 明叶,你毋庸对我抱歉,这一切都是我迫不得已的,而且你给了我孩子,这对我来讲,已是很幸福了 。
临萱,我替你梳一次头吧。
楚临萱有些惊奇地看着南宫明叶,而后微微点头道: 恩 。
南宫明叶从旁边拿出一把玄青色的梳子开始为她梳头,他的动作很轻,惟恐一不当心就弄断一根头发。
明叶
恩。
我知道你的心一直不在这里,再等几年,翌儿满十岁后,你就去找他吧。
南宫明叶闻言,手中的动作不禁停了下来,他沉默了片刻又持续为她梳着,半刻间,一个简单的流云髻出现在眼前,女子用手摸了摸头上的那根发钗,这是南宫明叶第一次送她礼物,她的脸上嵌着淡淡的笑。
谢谢。
临萱,水式双机一体模温机,去休息吧。 南宫明叶说完又开端专注地批着奏章,女子怜悯地看了看眼前的男子,然后蓦然回身而去。
临萱,对不起,这辈子是我负了你。
南宫明叶从盒子中翻出一封已发黄的书信,他静静地看着它,心想整整十年了,他足足等了十年,却依旧没有他的消息,当初没有拆这封信,是因为他相信他还活着,可如今他还能相信吗?
他轻轻拆开信封,双手有些发抖地打开折叠好的信笺,因时间有些长远,信笺中的墨迹有些脱色。
明叶,当你开启这封信时,我知道你已相信我不在了,虽然这一生我不能陪你走完,但我完成了对明清的承诺,也完成了自己对你的承诺,我相信你定会带着明清和我的欲望走下去。这江山是为你打下的,我要你好好活着,坐拥江山看运起。明叶,对不起,别恨我 顾青尘。
南宫明叶的眼前一片朦胧,他好似看到那个策马扬鞭而去的他,绝然而去的背影,唯留下了孤单寂寞一篇。一滴缓缓溢出的泪跟着他的眼角悄然落在信笺上,与曾经那颗已风干的泪滴留下的痕迹相重合。
远处飘飘阵阵歌声,曲调悠扬难过
庭前芳草,草叶初露滴;前宿雨,长烟熄,孤城弃;漠漠风清,青丝抚长衣;忆君颜,初相见,不记年。
衣袂翩,明媚若烟华;依稀见,歌楼酒肆下。江水幽淡烟似画,花成落云连天涯
七、迟暮涯
续永二十年三月,辰晋国君薨,朝野上下哀声一片,百姓因此哭丧三天。
续永二十三年三月,守孝三年的皇子南宫翌正式登基,将年号改为永昌,希望辰晋国永远繁华兴盛、国泰民安。
落云山迟暮涯桃花开了一地,一位白衣男子踏着轻缓的脚步来到墓碑前,他静静地看着它,眼神中没有往昔的哀伤,有的只是镇静与深邃。
落日、夕阳、残霞,淡淡的余晖洒在他的身上,他看了看天际,绝然转身吟道: 君臣一梦,今古虚名;但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十年花墓,石狮电加热导热油炉,轻拂三更雪,桑田、扁舟、天涯 明叶,二十年后,我便来陪你。
花开二十年,花谢二十年,终于不用再独看花开花又谢。
今日落云山迟暮涯又多了一座清冷的坟墓,两座宅兆就那样静静地躺在那里,一起看落日残霞,旭日阳光,从此天涯天涯永相随。 赞
(散文编纂:江熏风)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钱啊,命相连
固然有了妹夫的撑腰,是阻拦了弟媳他们不再欺侮我了,但是在经济上并没给我带来多少实...
斗狼记1
招生招生,六年了,六个暑假,整整六个暑假,我都是在校办里等待着家长带着学生来报名...
家有儿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家人沉侵在儿子结婚的幸福中,媳妇翠花能干又勤快,手不离活,活不离手,无论谁...
家有儿女(第十九章)
麦玲的父亲保清的病有点重大,因为县医院医疗前提差,看不了看的病,病院要他转院,没...
家有儿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麦玲厉害,普通人都不敢欺负她,大人孩子欺负她的家人,麦玲很恨他们,...
家有儿女(第十三章)
县里有个会议,要一个大队引导去开会,湖南风冷式冷水机,杨国庆非要保清去开这个会,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楔子
一段超出世俗與身份的愛情,毕生註定沒有結果與幸福的守候,但他們仍然愛的無怨無悔。
他為他寧可負天下,也不負他;他為他甘願血濺沙場,也要替他守住萬裡河山,讓他坐擁天下看雲起;她為他寧願舍去自在,縱然不會有幸福,她亦要在那寂寞清冷的皇宮裡守候一生。
底本愛情的世界裡容不下一粒塵沙,但他們的愛卻是為瞭成全,容纳、懂得、期待、守候 千萬個孤燈清冷的夜晚,終隻換來一堆塵沙。
落雲山亂風塵起,血濺桃花書成灰。
且看江山煙如畫,一葉江水逝桃花。
傾盡天下兩心淚,十年花墓葬海角!
一、風塵起
辰晉續永三年三月,邊疆傳來戰事的消息,請求朝廷派軍声援,頓時朝野上下議論紛紛,立於廟堂之人個個都神色異樣地你望著我,我望著你。
坐在龍椅上的南宮明葉面色凝重地看著殿下的百官說道: 各位愛卿有何對策? 。
丞相李廷思站出來道: 啟稟皇上,雲州與莫州相距不遠,能够近水救急,微臣認為將駐守雲州的薛嚴將軍調往莫州救援 。
兵部尚書史雲聞言即刻反對道: 皇上,李丞相雖言之有理,卻不是萬全之策,雖說雲州與莫州相隔不遠,可以近水解渴,但梁國一直對雲州虎視眈眈,假使輕率調走雲州兵力,梁國勢必會趁虛而入,奪占雲州,我們不可顧此失彼啊。
史愛卿所言極是,雲州與莫州對我們辰晉國來講都有舉足輕重的位置,萬不可失,隻是我朝應派誰去救济可保萬無一失 南宮明葉臉上掛著幾絲怀疑。
要是顧將軍
皇上,臣願前往莫州。 一個穩重如山的聲音從殿外傳來,朝堂上所有的人都聞聲轉頭,面色驚喜地看著一身白衣的男子,白衣上染瞭一層灰,很顯然男子是風塵仆仆地從遠方趕來。
南宮明葉看到走向自己的白衣男子,臉上微微驚愕,寻思瞭片刻道: 青塵,你 。
皇上,青塵說過,即便我離開瞭朝堂,遠在天涯,隻要國傢有難,我都會馬不停蹄趕回來,因為
顧青塵若有所思地看瞭南宮明葉片刻又道: 這是我顧青塵终生的使命與責任 。
南宮明葉眼中閃過幾絲哀傷,朝堂上的官員都因顧青塵的出現而驚喜,大傢都在料想三年前杳無音訊的百戰將軍為何本日突然出現,還如此及時?
但沒有人晓得三年前顧青塵為何失蹤,而一直拒絕選秀的南宮明葉竟在顧青塵失蹤後大選秀女,還封瞭一位貴妃,夜夜笙歌寵溺。始终如兄如弟、形影不離的他們到底發生瞭什麼事?這對他們之外的所有人來講幾乎是個不為人知的謎。
皇宮裡有一處世外桃源,被取名碧水源,那裡有一條靜靜流淌的河流,河兩岸種滿瞭桃花,每到陽春三月,桃花盛開之季,兩個如期而至的人兒都攜著兩壇蘭陵醉,在月色花下暢飲,直到喝的七分醉,兩人開始一個彈琴,一個舞劍,在這片幽靜的景色下宛如兩縷清風,自由、飄逸。曾經那兩抹絕色風華、俊雅出塵的身影在這裡寫下瞭多少故事,熟知?
今夜無花無月,碧水源的小樓中點著兩盞散著淡淡幽光的燈火,有些淒冷的景色中引入兩抹身影,一個紫衣束身、風姿卓然,一個白衣飄逸、出塵脫俗,他們為這片冷色染上瞭幾絲颜色。
青塵,你不該回來。 紫衣男子的眼眸中染盡瞭哀傷。
我之前說過,這是我一生的使命與責任。 顧青塵淡淡語氣中帶著幾分疏離。
青塵,難道我們就不能回到
顧青塵沒等南宮明葉把話說完便道: 回不去瞭 明葉,如今你是君,我是臣,這是擺脫不瞭的事實,你背負著國傢的命運,而我也有自己應當承擔的責任 。
為什麼,為什麼我們之間隔的不僅僅是世俗,還有一生無法擺脫的身份。 南宮明葉的聲音中帶著幾絲淒涼與落寞。
因為 那就是我們的命。
呵呵,什麼是命?我堂堂一國之君竟連自己的命都控制不瞭,有愛不能愛,想恨卻又無法恨,且悲且嘆!
明葉,不要忘瞭明清走時說的話,世間有愛,而我們就是愛的使者,我們要把自己的愛放大,放到千千萬萬的庶民身上,他們的幸福就是我們愛的最好見證。
顧青塵見南宮明葉不語,又繼續念道: 過不瞭幾日,這裡的桃花就開瞭,我便要帶兵出征 。
何必急著走?你就這麼不想見到我? 南宮明葉哀嘆道。
顧青塵缄默不語,一雙雲淡風輕的眼眸中隻有絕然。
青塵,若你執意要走,我便等你,一年、十年、二十年 我縱然負天下,也不會負瞭你。 南宮明葉亦然執著。
你這是何苦呢!此生能為你守這萬裡河山,我已满足。
你......
南宮明葉心中縱有千言萬語,但看到那雙雲淡風輕、清明瞭然的瞳牟時,他腹中的繾綣情思隻能化作一江春水,隨波逐流。他明曉自己一生的責任,也知曉青塵為他為國的決心,隻是他心有不甘,江山如畫、美人多嬌,君臨天下、傲視群眾,一國之君是何其風光,可誰有清楚 高處不勝寒 的無奈?
一陣冷風過境,三更細雨飄零,悄悄在他心底揭起一片冰凉,明明是煙花三月,為何比寒冬還要冷!
明葉,對不起 別恨我
南宮明葉兩眼撲朔迷離地看著那抹消散在雨中的白影,悵然呢喃道: 青塵,你到底是有心還是無心?
二、戰火燎
南城門前,陣容威嚴,十萬兵馬,戎裝待發,氣如洪流,勢如破竹,在顧青塵的帶領下,將士們的臉上都充滿瞭戰無不勝的信念。誰都未曾想到桃花樹下那抹白衣出塵,劍舞遊龍的男子竟是现在一身威嚴、戰無不殆的戰神將軍 顧青塵。
青塵,非今日走不可嗎? 南宮明葉的神色中透著一絲挽留。
非走不可,若能早到一天,莫州戰士和百姓就會少受一天苦,明葉,相信我,我定會還你一個完整河山。
我隻要你還我一個完好無損的顧青塵。
一定
擊掌為約,我在皇城等你歸來。
兩個絕世風華、威嚴天下的男子在此擊掌、握手、言笑,彷如這片天地除瞭他們再也容不下一粒塵沙。多年後,世人再想起此時此景,不禁感嘆可惜,歲月枯榮一瞬間,一世滄桑祭無言。
報告將軍,前線急報:落雲山莫州城,敵軍兵臨城下,號角連天,戰火四起,百姓四處流亡,將士傷亡慘重
各位將士聽令,即刻出发,前赴莫州。 顧青塵的語氣透著兵臨天下、不可侵略的威嚴氣勢。
第二年三月,碧水源的桃花已開,仿佛今年的桃花開得比去年的早。一位紫衣束身的男子悠然坐在樹下輕撫著琴弦,被風飄零的花瓣輕然而落,蕭瑟冷調的旋律伴著桃花飛絮的舞姿緩緩溢出,看似如畫图画的美景卻透著無限寂寥。
涼風寒木,木花逐塵飛;觀樓城,亭空空如子虛。冷燭幽傷,觴中酒殘褪;夜獨酌,癡如醉,醉如空......
南宮明葉靜靜地看著眼前那支素雅出塵的桃花呢喃道: 青塵,你還好嗎?
落雲山莫州城上,顧青塵一身玄青色戰袍林破在風中,他一臉憂色地看著因戰爭破壞的城郭,四處促逃去的百姓,一棟棟空蕩的屋宇顯得有些衰敗,莫河邊的桃花被吹落一地,地上還殘留著一些凌亂的腳印。
明葉,到明年桃花盛開之際,我定還你一個安宁、繁榮的莫州。
顧青塵突然又想起臨別時南宮明葉的話:我隻要你還我一個完好無損的顧青塵。
顧青塵的臉上嵌著幾絲若如春風般的笑意......
顧將軍,我們這一戰打得真是美丽,打的那南國蝦兵屁股尿流,落荒而逃。 忽然一個四十來歲的男子走上開,一臉胡須,眉間透著幾分英氣,整個人顯得有些傲然,尤其是那張臉上掩不住的得瑟之意。
葉副將,我們萬不可輕敵,雖說敵兵已退到百裡之外,但他們隨時可能前來偷襲,我們不得不做好防禦之策,以不變應萬變。
葉峰有些不服道: 將軍所言甚是。
南宮明葉靜靜地坐在禦書房內,認真地批閱著奏章,旁邊的素衣女子輕輕走到龍案前換掉那杯已涼的茶水。
南宮明葉微微抬頭看著依舊站在旁邊的女子說道: 臨萱,去休息吧。
明葉,我答應過青塵必定要好好照顧你。 女子漠然的語氣中帶著幾分不容拒絕。
臨萱,你還是離開皇宮吧,我不盼望你做一隻籠中金絲雀,外面那片天空才是你的江湖,你的人生。
你對青塵的心就如我對你的心,既然當初我答應瞭做你的妃子,就會断然走下去,直到你不需要我的那一天。 女子說完便轉身而去。
你這又是何苦,明知道我給不瞭你幸福 .
一位太監踏著零星的快步,雙手呈著信函跪在龍案下低頭道: 皇上,莫州傳來消息。
快呈上來。
南宮明葉打開信函,幾個筆走龍蛇般的字跡深深印在紙上,他臉上淡出一道輕然的笑,心中那道緊繃的玄終於松瞭下來。南宮明葉輕輕閉上雙眼,心中仍舊回蕩著那幾個字: 一切安好,勿念 。
三、征塵難
將軍,不好瞭,不好瞭
夜半時分,突然一個滿身鮮血的士兵闖入顧青塵的帳篷,顧青塵放下手中的書,連忙扶起欲倒下的士兵迫切地問道: 發生什麼事瞭?
南國派來一隊士兵前來偷襲,試圖燒毀我們的糧倉,葉副將他帶瞭三千兵馬前去追擊,結果 結果全軍覆沒,葉副將也被敵軍擄去。 士兵說完便昏厥過去,顧青塵連戰甲都來不迭穿,拿著隨身攜帶的劍就往前線跑去。
天下著蒙蒙細雨,淋漓的路上灑滿瞭鮮血,士兵們抬著傷員來來回回不知跑瞭多少遍,肅殺血腥的氣味在這時空無聲無息地漫延,一夜之間,將士們的臉上都鋪滿一層憂愁與哀傷,一雙雙疲憊的雙眸透著紅紅的血絲。
將軍,將士們傷亡極其慘重,而我們的糧草也被毀瞭三分之一,恐怕要加急,請求援助。
我知道瞭,你先去部署士兵休息一陣,養足精力對付下一場戰事。
是。
禦書房內,南宮明葉依舊專註地批閱奏章,素衣女子手執一本史書,靜靜地坐在離龍案較遠的角落,兩眼餘光時不時地瞟向龍案前的南宮明葉。
皇上,顧將軍傳來急報。
南宮明葉聞言連忙跑下龍案,扯過信函打開,當他看到內容時手不禁顫抖,楚臨萱看到一臉慘白的南宮明葉,連忙從他手中拿過信函。
楚臨萱的眼中鋪著一層憂色: 明葉,讓我去吧?
臨萱,你守在皇城,我要親臨莫州,還有 不要讓人知道。
你是一國之君,萬萬不可冒然而去,萬一有什麼事件,我怎麼向天下黎民百姓交代。
释怀,我自有分寸。 南宮明葉說完便轉身而走。
楚臨萱悵然若失地望著那抹消失的背影,明葉,原來你心裡除瞭他再也容不下一粒塵沙,女子眼中的一滴水珠悄然散落在地上。
顧青塵神色凝重地看著矮桌上的那幅地圖,好似在研讨什麼,又在擔憂什麼。
將軍,史大人傳來消息,糧草、兵馬大略三天後到。
易天看瞭看顧青塵,冥思瞭片刻又道: 我們還收到一個消息,皇上他
還沒等易天把話說完,顧青塵便道: 你們暗中好好保護皇上,不容一點閃失 。
易天和一旁沉默的離影點瞭點頭便消逝的夜色中。易天跟離影本是南宮明葉的影衛,專保護皇上的保险,但出征時南宮明葉硬要顧青塵帶著兩人,顧青塵當時沒有拒絕,就是考慮到有這麼一天,不想如今還真派上瞭用場。
顧青塵有些無奈地看著一身沾滿塵土的南宮明葉道: 你到底還是來瞭
青塵,跟我回去。
你明知不可能,又何必要說

明葉,如今你也看到我所有平安,你趕快回去,國不可一日無君。
我不會走,我要與你並肩作戰,独特擊退敵軍。
此時形勢危急,難以破局,我萬不可讓你冒險。國有君,則國存,易天、離影,誓死也要把陛下護送回都。
易天與離影會意地點瞭點頭: 陛下,請隨我們回去 。
青塵 ..
顧青塵細細地看瞭南宮明葉一眼,他臉上掛著一絲微笑,猶若一縷春風,飄逸、出塵。
明葉,珍重。 顧青塵說完便越上坐騎策馬揚鞭而去。
遠處高樓上,傳來幾許簫聲,音律婉轉淒涼,伴隨著孤寂煙沙在這片天際蔓延:
出鞘劍,殺氣蕩,風起無月的戰場,千軍萬馬獨身闖,一身是膽好兒郎。
兒女情,前世賬,你的笑,活著怎麼忘,丽人淚,斷人腸。這能取人命是胭脂燙。
訣別詩,兩三行,寫在三月春雨的路上,若還能打著傘走在你的身旁。
訣別詩,兩三行,誰來我黃泉路上唱,若我能死在你身旁,也不枉來人间走這趟!
層層風沙翻起,含混瞭遠去的那抹雄姿,此時落雲山燃起瞭陣陣战火,號角連天的聲音響徹天際,南宮明葉靜靜地看著飄落一地的花瓣,眼中染盡瞭無窮的哀愁。
他好像又回到瞭四年前,他亦如此決然離去,眼神中除瞭那抹淡然、明凈的笑意外,沒有一絲纪念,當初他放他離開是想讓他幸福,隻是南宮明葉沒想到他還會回來,本已冰涼的心再次因他而熔化,他不知道這次任他離開,是對,還是錯?
但他知道,青塵縱橫沙場、擊退敵軍的決心堪比磐石還要堅硬,因為他曾說過: 這是他一生的責任和使命 ,所以他尊敬他的抉擇,即使他不會接收他,他亦會等,一年、五年、十年、二十年......直到落入黃土的那一天。
四、離人淚
續永四年寒冬,大雪飄飄,天地間鋪設瞭一層厚厚的白色。紫衣男子抱著七色弦琴踏上碧水源的樓閣,一望無際的白色,讓人無所適從的茫然,寒風斷斷續續地吹著,偶爾劃過他身旁,將攜帶的雪花輕輕擱在他身上。
南宮明葉靜靜地坐在樓閣前,修長潔白的雙手輕撫在七色琴弦上,一彎悠揚婉轉的旋律劃破這片景色的寂寥,雪花在音律的帶動下飛舞的越發昂扬,音律高下起伏不定,起初像一條緩緩流動的溪水,接著又像一片波濤翻滾的浪潮,最後緩緩落入平靜的湖水。
樓角餘輝,人影斑駁垂;風蕭瑟,興衰亂書成灰;冷箭戰火,幾許琴聲起;聽馬蹄,血濺,楚歌悲兮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南宮明葉輕輕低吟著,他心中有說不出的酸痛與無奈,自從戰爭多無情,更是苦瞭多少思卿之人。
青塵,你還好嗎?
明葉,明葉 突然遠處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
南宮明葉微微抬頭,脸色憂鬱地看著向自己跑來的青衣女子。
臨萱,你怎麼會來這裡?
女子停下腳步,右手捂著胸口喘息道: 莫州 莫州傳來消息,戰事大捷 。
南宮明葉聞言,連忙側身消失在這片白茫茫的景色之中,女子有些腳步不穩地踏著他的腳印而行。
禦書房內兵部尚書史雲和副將葉峰神色凝重地跪在地上,當他們看到一身紫衣的南宮明葉走進來時,心中不禁顫抖,他們彼此望瞭彼此,好似在想該如何向皇上稟報此事。
南宮明葉神情喜悅地坐在龍案上道: 莫州戰事告捷,兩位愛卿辛劳瞭,快快請起。
史雲微微轉頭看瞭看一旁臉色發青的葉峰,又低頭道: 皇上,這
史愛卿有話,不妨直說。
皇上,戰事雖大捷,但是 但是
南宮明葉微皺眉頭道: 然而什麼,有話快說。

還沒等史雲把話說完,葉峰連忙從懷中拿出一封信函,雙手將信函呈遞到南宮明葉眼前,聲音有些微顫道: 皇上,這是顧將軍讓卑職呈給你的書信。
南宮明葉臉色有些不悅地接過信,冷冷地說道: 顧青塵是不是獨自跑瞭?
皇上,顧將軍他 他
他怎麼瞭?快說。
皇上,當時我們打瞭勝仗,本以為敵軍就此作罷,誰知 誰知突然而來的三支箭直穿顧將軍的胸膛,瞬間大風四起、黃沙滿天,待風少過後,就沒瞭顧將軍的身影,等我們找到顧將軍時,那已是半個月後,我們看到除瞭將軍那身玄青色的戰袍和隨身佩帶的劍外,剩下的隻有一堆白骨。 葉峰不禁涕泣而語。
南宮明葉扯著葉峰胸前的衣服大聲吼道: 不可能 不可能 你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皇上,節哀順變吧,顧將軍他 真的走瞭。
妖言惑眾,你們給我滾,滾
史雲與葉峰連忙從地上爬起來往外跑去,剛出禦書房便碰到楚臨萱,史雲縱橫淚流道: 娘娘,你快去勸勸皇上吧,顧將軍他 哎 天意弄人啊!
史尚書放心,我定會好好勸皇上,隻是顧將軍的遺體?
娘娘請放心,老臣會好好照看將軍的。
就勞煩史尚書與葉副將瞭。 楚臨萱說完便踏進禦書房內。
南宮明葉兩眼無神地看著龍案上的那封書信,一雙幽邃的瞳眸中透著絲絲銀光。楚臨萱輕輕走到他身旁,沒有說一句話,就這樣靜靜地陪著他,她知道此時的他须要的並不是抚慰,而是有個人默默陪著他。
知不覺已是第二天清晨,南宮明葉依舊毫無神色地坐在那裡,楚臨萱為他簡單地洗漱一番,又將已涼的飯菜換過。
明葉,你已經一天一夜沒吃東西,好歹也吃一點吧,若如青塵知道你如此,他亦會傷心的。
南宮明葉轉頭看著楚臨萱,雙手緊緊地握著她的右手道: 青塵,他沒有死對不對?他答應過我,定會還我一個完好無損的顧青塵。
南宮明葉說完便往碧水源跑去,楚臨萱看著那抹憂傷、憔悴的身影,她的心像是紮瞭一根刺,痛的無法呼吸,沒有人知道她的心中流瞭多少淚。
愛上不該愛的人註定是一場悲劇,但他們都愛的執著,愛的無怨無悔,其實他們的愛都很簡單,隻生机對方能安全、幸福,可現實從未如此簡單過,不僅打坏瞭他們那顆赤誠懦弱的心,還擱淺瞭他們所有的冀望。
到最後愛情欠下的債,又由誰來還?愛情造成的傷,又有誰來治愈?
五、人如煙
辰晉國高低並沒有因為戰事告捷而喜,反而被一片淒冷與憂傷逝世死地籠罩著。顧青塵乃是辰晉國赫赫著名的戰神,民間百姓對他的傳頌更是一段段佳話。然後他的逝去無疑是辰晉國的一大損失,他為國捐軀的新闻也很快流傳到民間,百姓們都為他的逝去而痛哭不止,特意穿著喪服跪在地上拜祭。
有國才有傢,有傢才有溫温暖愛,他用本人的鮮血保住瞭千千萬萬個傢,守護瞭世間的愛,在辰晉國千千萬萬的百姓心中,他就是他們的守護神,民間百姓為瞭永遠牢記他,特地在莫州建瞭一個廟宇,還為他做瞭雕像。
不知是因众人的行為感動瞭上天,還是上天知曉世人的哀傷,竟也跟著 流淚 。
飛絮的雪花中夾著綿綿細雨,好似本来北國風光的风景變得有些寂寥,天邊灰暗的烏雲肆無忌憚地遊走著,恍如是在尋找自己的歸宿。
整整三天三夜,都不見南宮明葉的人影,而顧青塵的遺骸依舊放在靈堂裡,朝中的大臣都輪流守著,顧青塵雖是辰晉國將軍,卻沒有親人。十年前顧青塵、南宮明葉、南宮明清三人都在落雲山拜師學藝,三人同出一師門,情感也頗為深沉,卻不料四年前南宮明清突然病逝,辰晉國的重擔就落到南宮明葉身上,顧青塵與南宮明葉原準備等南宮明清登基後就遊走江湖、笑傲人間的夢想也因而破滅。
南宮明清知曉南宮明葉對顧青塵的感情,而顧青塵也從未拒絕過,他本想玉成他們,卻也不料自己會這麼快躺在病床,他也知曉南宮明葉的個性,愛瞭就不罷休,即使是違背世俗,被世人唾罵,他亦會執著到底。但南宮皇傢也隻有他們兩條血脈,為瞭辰晉國他不得不自私,所以在他臨走前,他向顧青塵要瞭一個承諾: 誓死你都是臣,他是君 。顧青塵也因此承諾離開瞭南宮明葉,而之前他本就是辰晉國將軍,保傢衛國亦是他的責任,所以他寧願賠上自己的生命,也要給南宮明葉一個完全的河山。
第四日凌晨,雨雪終於停歇瞭,淡淡的霞光與悠悠的白雲在天邊畫出一道美麗的風景。
南宮明葉一身白衣靜靜地站在城墻上,神色平靜地望著天邊,一雙墨黑深奥的眼珠裡看不出是悲是喜,風輕輕撩起他耳邊的發絲,一張俊美如玉的臉呈現在淡淡的陽光下。風景如斯美妙,人卻如此寂寥。
第五日,南宮明葉下旨厚葬顧青塵,將他的墓立於落雲山遲暮涯,因為那裡是他們曾經相識的处所。
南宮明葉一直沒有去看顧青塵,在他的心中,他依然相信他還活著,所以他要等,等到他回來的那一天!
六、信中淚
不知不覺歲月又轉瞭三年,三年後的南宮明葉更加成熟穩重,辰晉國在他的勵精圖治下更加繁榮鼎盛,百姓安居樂業,而更讓人驚嘆的是,他竟隻用瞭三年的時間就將南國與梁國收於辰晉國的版圖之下。
續永七年三月,辰晉國的第一個皇子降臨,取名為南宮翌。
續永十四年三月,國主南宮明葉封楚臨萱為皇後,立其七歲的兒子南宮翌為太子。
禦書房內,南宮明葉坐在龍案旁認真地批閱著奏章,旁邊一位素衣女子拿著紙扇為他扇著,突然南宮明葉轉頭看著素衣女子道: 臨萱,除瞭身份和地位,我卻無法給你什麼,這麼多年來,你一直默默陪在我身邊,作為你的丈夫,我卻沒有盡過一天做丈夫的責任,還讓你受瞭良多苦,真是對不起。 南宮明葉的眼神中透著深深的愧疚與歉意。素衣女子淡然笑道: 明葉,你無須對我负疚,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願的,而且你給瞭我孩子,這對我來講,已是很幸福瞭 。
臨萱,我替你梳一次頭吧。
楚臨萱有些驚訝地看著南宮明葉,然後微微點頭道: 恩 。
南宮明葉從旁邊拿出一把玄青色的梳子開始為她梳頭,他的動作很輕,恐怕一不警惕就弄斷一根頭發。
明葉
恩。
我知道你的心一直不在這裡,再等幾年,翌兒滿十歲後,你就去找他吧。
南宮明葉聞言,手中的動作不禁停瞭下來,他沉默瞭片刻又繼續為她梳著,半刻間,一個簡單的流雲髻呈現在面前,女子用手摸瞭摸頭上的那根發釵,這是南宮明葉第一次送她禮物,她的臉上嵌著淡淡的笑。
謝謝。
臨萱,去休息吧。 南宮明葉說完又開始專註地批著奏章,女子憐惜地看瞭看眼前的男子,然後驀然轉身而去。
臨萱,對不起,這輩子是我負瞭你。
南宮明葉從盒子中翻出一封已發黃的書信,他靜靜地看著它,心想整整十年瞭,他足足等瞭十年,卻依舊沒有他的消息,當初沒有拆這封信,是因為他相信他還活著,可如今他還能信任嗎?
他輕輕拆開信封,雙手有些顫抖地打開折疊好的信箋,因時間有些久遠,信箋中的墨跡有些脫色。
明葉,當你開啟這封信時,我知道你已相信我不在瞭,雖然這一生我不能陪你走完,但我实现瞭對明清的承諾,也完成瞭自己對你的承諾,我相信你定會帶著明清和我的願望走下去。這江山是為你打下的,我要你好好活著,坐擁山河看運起。明葉,對不起,別恨我 顧青塵。
南宮明葉的眼前一片朦朧,他好似看到那個策馬揚鞭而去的他,絕然而去的背影,唯留下瞭孤獨寂寞一篇。一滴緩緩溢出的淚隨著他的眼角悄然落在信箋上,與曾經那顆已風幹的淚滴留下的痕跡相重合。
遠處飄飄陣陣歌聲,曲調婉轉憂傷
庭前芳草,草葉初露滴;前宿雨,長煙熄,孤城棄;漠漠風清,青絲撫長衣;憶君顏,初相見,不記年。
衣袂翩,明媚若煙華;依稀見,歌樓酒肆下。江水幽淡煙似畫,花成落雲連天边
七、遲暮涯
續永二十年三月,辰晉國君薨,朝野上下哀聲一片,百姓因此哭喪三天。
續永二十三年三月,守孝三年的皇子南宮翌正式登基,將年號改為永昌,愿望辰晉國永遠繁榮繁荣、國泰民安。
落雲山遲暮涯桃花開瞭一地,一位白衣男子踏著輕緩的腳步來到墓碑前,他靜靜地看著它,眼神中沒有往昔的哀傷,有的隻是平靜與深邃。
落日、夕陽、殘霞,淡淡的餘暉灑在他的身上,他看瞭看天際,絕然轉身吟道: 君臣一夢,今古虛名;但遠山長,雲山亂,曉山青。十年花墓,輕拂三更雪,滄海、扁舟、天涯 明葉,二十年後,我便來陪你。
花開二十年,花謝二十年,終於不必再獨看花開花又謝。
今日落雲山遲暮涯又多瞭一座清冷的墳墓,兩座墳墓就那樣靜靜地躺在那裡,一起看落日殘霞,朝阳陽光,從此天涯海角永相隨。 贊
(散文編輯:江南風)
囚犯的妻子 第十二章 錢啊,命相連
雖然有瞭妹夫的撐腰,是禁止瞭弟媳他們不再欺負我瞭,但是在經濟上並沒給我帶來多少實...
鬥狼記1
招生招生,六年瞭,六個暑假,整整六個暑假,我都是在校辦裡等候著傢長帶著學生來報名...
傢有兒女(第二十章)
保清一傢人沉侵在兒子結婚的幸福中,媳婦翠花能幹又勤快,手不離活,活不離手,不论誰...
傢有兒女(第十九章)
麥玲的父親保清的病有點嚴重,因為縣醫院醫療條件差,看不瞭看的病,醫院要他轉院,沒...
傢有兒女(第十四章)
大人孩子都知道麥玲厲害,个别人都不敢欺負她,大人孩子欺負她的傢人,麥玲很恨他們,...
傢有兒女(第十三章)
縣裡有個會議,要一個大隊領導去開會,楊國慶非要保清去開這個會,保清一去就是四十天...
相关的主题文章:

  
   青花瓷让我遇见你
  
   她是说话最少的一个br  更多的是微
  
   湘潭冷水机 论坛回风冷式冷水机复语_551
  
   风含情,水含笑
返回列表